大师球能捕捉到可爱CC吗

您好,这儿白亦晴。
绘圈咸鱼,经常白嫖不交党费。
会画些内销一类的奇怪画,假如喜欢的话真是感激不尽。
偶尔码字。文风小学生orz望不嫌

【荼相】晚安

很喜欢这一对于是写了这么一点点东西orz
ooc随我九流文风随我。
乱七八糟的大胆发言产物,有的没的都有。|・ω・`)
他们超棒///

荼毘承认Eraser是他所见过最奇怪的人——即使不及死柄木偏执也不及渡我病态,裹在一身黑里刻意想要避开所有注意,但却偏偏有些什么东西能引得他人的视线粘在自己的身上,或许是几近散漫的平静淡漠,或许是举手投足间掩不住的一点自信与骄矜。
或许是——偶尔——安静至极时的一点可爱。
昏黄灯光下相泽黑猫一样蜷起了身子睡得正沉,眼睫投下小片阴影随着他匀长呼吸轻颤,教案夹在木质文件夹里和水笔一起松松地抓在手里。荼毘定定地看了一小会儿也忍不住要叹气。你不如就这样睡一晚上明早落枕算了——而他又意外地舍不得出声抱怨,只是轻悄悄把那看起来就快落地的笔纸抽走放在书桌上,伸手把人揽在怀中让他靠在肩膀上。从上而下看着相泽难得不露分毫锋芒的脸却使荼毘有了不真实感,仿佛冰霜化去要将人一并带走似的。
荼毘曾经想对熟睡中的Eraser动些手脚,当时海一样的蓝色花朵已经开在他手心把周遭空气都灼得扭曲。他其实不喜欢身上大片灼伤的疤痕,只是太想看看Eraser受伤的样子,以及在想假如能把老师也变成与自己一样的变相模样是不是能使两人显得般配些。后来相泽被热得迷迷糊糊醒过来,含糊说着“别闹”翻过身去,事情就这么结了。
荼毘又把相泽搂得紧些,一手绕过他肩头去拨弄柔软的黑色中发,发尾上还带点儿他惯用的柑橘香波的甜味儿。荼毘眨了眨青蓝色的眼睛,像个玩恶作剧的学生似的低下头亲吻自己的老师。吻落在眉间,偷偷的却带着某种不可抗力。
“晚安,老师。”
晚安。

评论(4)

热度(30)